栏目页/内容页FPSS

文明是如何变迁的?——文化的金融逻辑(第40讲)
访问量: 16,726次
本月访问量: 80次
最近访问: 2020/01/25 - 15:38
主讲人 / 作者: 
陈志武

2013年6月19日晚,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学的终身教授陈志武做客西方文明大系第40讲,为我校本科生做了题为“文明是如何变迁的——文化的金融逻辑”的学术讲座。
    丛日云教授主持了讲座。陈志武教授1983年获中南工业大学(现中南大学)理学学士学位,1986年获国防科技大学硕士学位,1986年去美国留学,并于1990年获美国耶鲁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曾经获得过墨顿·米勒奖学金。陈志武教授兼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美国Value Engine(价值引擎)公司创办人,美国Zebra对冲基金公司三大股东之一及首席投资经理。

 

 

讲座中,陈教授从金融逻辑出发,指出文化总是在变,而关注的重心应该是其背后的驱动力。基于这样的一个观点,陈教授从三个主要的文化现象入手进行了相关的阐释。第一个现象就是人类姓氏的出现。姓名直到公元前2-3千年左右才出现并慢慢普及,一旦引入社会,必然将会功用于人类社会。

 

 

第二个现象是人类婚姻家庭的出现。陈志武教授指出,男女的婚后分工,不管是产生于风俗还是习惯,其背后的形成原因都是具体的,并且往往与生存有关。在传统的中国社会中,婚姻与家庭的最高境界体现在“夫妻双双把家还”,“寒窑虽破能抵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等方面,从这样的观念中可以解读出的金融逻辑就在于,家庭具有三大功能,最根本也是最终的功能就在于,“家”作为生产单位,要解决生存问题;其次家庭的第二个功能在于作为一个风险交易的体系,可以降低风险,使人容易在这样的结合中安生立命;最后家庭的功能还体现在实现情感的交换。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婚姻和家庭也随之发生着变化,在这个方面,陈志武教授以泰国最大的100多个家族企业的婚姻性质为例,进行了相关数据分析。在泰国的各大家族企业中,往往是以商业利益最大化为目标而牺牲了婚姻,这些父母为他们的孩子选择配偶的时候,都倾向于商业联姻和政治联姻,从而扩大自己的商业规模和影响力,而真正的以感情为基础或者以感情为出发点的婚姻,在泰国的家族企业中只占了很小的比例。于是,在这样的社会中,小三和情妇的市场被繁荣。而美国的社会当中,企业家基本不会牺牲自己子女的婚姻去达到某种商业或是政治上的利益,究其原因就在于,美国社会是基于市场化、契约精神以及资源的管制和控制的前提之下。相较于中国,人情社会背后所反映出的金融逻辑正是货币化程度低。

第三个现象是关于“养儿防老”。在中国的社会当中,养儿为了防老是每一个父母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亦或是不得不承认的观念,尤其是在中国的农村,现代化程度越是低的地方,这样的观念就越是根深蒂固,这样的一种观念强调的是晚辈对于长辈的责任和义务。而在欧美国家中,则更加强调的是长辈对于晚辈的责任和义务,于是不难得出后一种社会比前一种社会对于自由的限制更少。也正因为如此,西方社会的自由化空间和个性化的空间要远远的高于我们这样的国家。这正是因为在这些国家当中,长辈有关未来的生活的一系列问题,都可以依靠金融市场和金融产品而获得解决,因此不需要和孩子签订所谓的“养儿防老”的金融契约,以此给予自己未来生活的保障。而我们的社会中,为了最大化人的生存概率,在市场还未发育成熟之时,必须通过人际交易来规避风险,那么解决的方式也就只有通过亲情货币的家庭解决方案了。结果女人的作用成了夫家生子的工具。在这里陈志武教授以妾的买卖价与粮价的数据以及1781-1791年四种女人(童养媳、初婚、寡妇再嫁、卖妻)财礼交易价格数据分析说明,中国社会这些文化现象背后的金融逻辑就是一种“情感议价”。

最后,陈志武教授指出,不同地域不同背景的人价值取向是相似的,是不容易出现大的冲突的,尽管西方文明与中国文明存在着种种的不同,但是文化是在不停的变化的,而不是一成不变的。

丛日云教授对讲座进行了点评。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