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页/内容页FPSS

信息汇总
312017.03
死亡的斜视(上) 文/吴琼   在近代尤其自文艺复兴到宗教改革时期的西方绘画中,有两个符号性的图像经常出现:镜子和骷髅。从图像学的角度说,这两个符号的不断重复决非无心而为,而是有着特定的社会功能。关于镜子,因其是映现与投射、复制与变形的多重纽结,是画里画外的观者(窥镜者和观画者)之自我在多重空间中的褶合和开显,故而在图像观看中的作用和效果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相对而言,骷髅的象征意义似乎比较明确,它代表着死亡、虚无和空洞,从观看的角度说,它在画面中的在场指示着死神对观者的凝视,或者说它与观者目光的决定性相遇使其构成了画面的“刺点”,它的在场打破了画面的光线体制,动摇了观看的快感平衡。在绘画中,骷髅并非无所不在,但只要它出现,只要你在画面中瞥视到了它,它必定就会生发出一股升华般的力量,让平凡的看变成崇高的看。   【骷髅的寓意】 骷髅头,中国旧称“天灵盖”,明代大医家李时珍解释说:“人之头圆如盖,穹窿象天。泥丸之宫,神灵所集,修炼家取坎补离,补其纯乾,圣胎圆成,乃开颅囱而出入之,故有天灵盖诸名也。”(《本草纲目》卷五十二)意思是说,人的脑袋圆形象天,是元神寄托之所,灵魄归依之地,修炼之士通过采阴补阳来吸纳纯阳之气,一旦圆成,阳神就会冲开头顶而出。这个解释颇具灵异色彩,它其实是哲学、神话、巫术和医学话语的共同敷设,...
2017-03-31
13,424
312017.03
安格尔的后宫想象 文/吴琼   安格尔(1780–1867年)是继大卫之后最著名的古典主义画家,同时也是那个时代法国画坛盛行的东方题材的追随者。如果说在德拉克洛瓦那里,东方题材和浪漫主义的联姻是因为它们在追求异国情调的视觉意志方面有所吻合,因而显得不是太过突兀,那么在安格尔这里,东方题材和古典主义的结合就是一种矛盾性的纽结,因而有着更加值得关注的别样意味。“安格尔的后宫想象”,这个矛盾修辞法在此提示了阅读安格尔的图像的另一条路径,那就是他的东方主义视觉逻辑。   【安格尔的东方情结】在19世纪的法国画坛,东方题材的绘画简直就是一个产业,从一流到三流画家都跻身其中,但安格尔的介入别有一番意味。   安格尔是一位古典主义画家。他和格罗同为大卫的高足。大卫是用古典主义镌刻历史和现实的大师,他用古典主义伟岸的英雄气概和谨严的形式法则来制服历史与现实的暴戾,从而将历史中个体的死亡升华到牺牲的崇高位置——虽然他也有屈从于历史激情的一面。至于他的两位高足,格罗既没有学到用抽象的形式与崇高的精神来提升历史和个体性的门径,还在技法上背离了古典主义的法度和气象,其对历史的过度谄媚最终使自己沦为了历史的奴仆和牺牲品,随着政治生命的终结,他就只能以自杀来了结自己。安格尔不一样,他从一开始就决计献身于传统和古典主义,就像诺曼·...
2017-03-31
13,142
312017.03
“上帝住在细节中” ——阿比·瓦尔堡图像学的思想脉络(上) 文/吴琼   阿比·瓦尔堡,20世纪艺术史领域最具崇高品质的英雄,可直到今天,人们对他的印象仍停留于一些神秘而模糊的碎片。他是现代图像学的创始人,可比起学生辈的埃尔文·潘诺夫斯基在图像学领域的盛名,他死后享受的孤独算得上是伟大的孤独。很长一段时间里,在极为有限的圈子以外,他的著作和思想少为人知,更别说和他形成实质性的对话。[①]直到上世纪末,当西方艺术史界出于方法论变革的需要回头去清理艺术史的德语传统时,瓦尔堡才重又进入人们的视野,人们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纷纷到他那里发掘宝藏,他的被湮埋多年的文集终于再版,有关他的传记和专著也不断面世,尤其最近十多年,经由迪迪-于贝曼、乔尔乔·阿甘本等人的创造性阐释,“回到瓦尔堡”正成为一种潮流。[②]   一   在西方,常常有人把瓦尔堡和比他小一辈的本雅明放在一起做比较。确实,这两人有许多相同的地方:他们都忧郁而敏感,都热衷于收藏具有历史和文化价值的物品;他们都对古代文化的衰败或者说神圣灵氛的消失怀有某种忧惧,因而都怀着一种末世般的救赎心态去打捞历史的碎片和残迹;他们都喜欢用交错的视线看待现代性的问题,喜欢在时间(记忆女神图集)或空间(巴黎拱廊街)的异质并存中对现代性做考古式观照。...
2017-03-31
18,297
312017.03
爱的幻象:从“$◇a”到“S/Z”(上) 文/吴琼   四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刺点刺中了巴尔特?或者说他在《萨拉辛》中究竟读到了什么?他究竟采用什么方法使《萨拉辛》成为了一个生产原乐的文本?   前面说到,《萨拉辛》的叙事结构是在一个叙事中套入另一个叙事,并用后一个叙事来阅读/阐释/解构前一个叙事。这一双重叙事的形式运作有一个动力学的机制,那就是诱惑和幻象的功能。正是幻象的凝视或者说正是主体对幻象的过度投注启动了叙事中的叙事,而正是幻象的凝视在观看主体那里的倒转,正是这个倒转的阉割后果,使得整个叙事成为了零度叙事,使得观看幻象和阅读叙事的主体进入了会传染的阉割阵营。前一个过程可以用拉康的幻象公式“$◇a”来表示,后一个过程则可以用巴尔特的阉割公式“S/Z”来表示。“从‘$◇a’到‘S/Z’”,就是对整个幻象剧场的一个全景式描述。进而,既然双重叙事的后一个叙事是一个幻象故事,所以,巴尔特公式中的“S”可以用拉康的公式“$◇a”来替换,巴尔特的“S/Z”即是“$◇a/Z”。也正是因此,我们的全景式描述就需要从后一个叙事即萨拉辛的故事开始。   萨拉辛是巴黎外省一个法官的独子,幼时便显出天才人物在儿童时代具有的罕见的骚动不宁和幻想气质,比如他尤其喜欢在各种材料上进行“凿刻”,...
2017-03-31
13,110
312017.03
爱的幻象:从“$◇a”到“S/Z”(上) 文/吴琼   一   在古希腊神话中,有许许多多与艺术家有关的故事,其中有一则在他们当中广为流传,因为它直接涉及到艺术家的创造力,涉及到艺术家的“生殖”想象:   塞浦路斯国王皮格马利翁(Pygmalion)因为看到人间女子总有这样或那样令人不堪的缺陷,便决定长期独居,不娶妻室。皮格马利翁还是一位雕刻家。有一天,他用一块雪白的象牙雕刻了一尊女裸像,其容貌之美,非肉体凡胎的女子能及。他一下子就爱上了自己的这个创造物,并给它取名伽拉忒亚(Galatea)。他每天凝视它,爱抚它,亲吻它,和它说话。但那终究只是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绝望中,皮格马利翁来到阿芙罗狄忒的神殿寻求帮助。他献上丰盛的祭品,深情地祷告,祈求女神赐予他一位如同伽拉忒亚一样举止优雅的妻子。回到家中,他像往常一样径直来到雕像旁,就在再次凝视它的时候,雕像奇迹般地发生了变化:它的脸颊开始现出微弱的血色,它的眼睛释放出光芒,它的朱唇轻轻开启,现出甜蜜的微笑。伽拉忒亚变形为有血有肉的人身。最后她成了皮格马利翁的妻子。   这是一则语义含混的神话故事。例如,一个女性主义者可能会在这里读出这样的讯息:它表达了男人的无意识愿望,即企图利用“菲勒斯中心”的“书写”...
2017-03-31
13,408
312017.03
多米尼科·基朗达约的穿越剧 文/吴琼   佛罗伦萨画家多米尼科·基朗达约(1449—1494)生活的时代,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艺术正从其早期阶段向高级阶段迈进,基朗达约属于其中的过渡性人物。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居于艺术史的过渡位置总是不幸的,“承前启后”不过是艺术史家们安抚性的溢美之词,更多的时候,继之而来的后代的光辉只会令他黯然失色,就像基朗达约,单单米开朗基罗这个学生的存在就足以让他在趋炎附势的艺术史中变得可有可无,例如他出色的肖像描写,他在湿壁画中对建筑空间的精湛运用,以及让绘画语言和市民生活有机结合的非凡能力,就常常被人们非历史地忽略不计。   1480年左右,基朗达约获得一个委托,为佛罗伦萨银行家弗朗西斯科·萨塞蒂装饰家族在圣三一教堂的私人礼拜堂。除著名的祭坛画《博士来拜》以外,基朗达约还为礼拜堂画了一组(共六幅)壁画讲述圣方济各的生平,其中有一幅叫《教皇核准方济各教规》,描述的是1223年教皇洪诺留三世在罗马批复方济各会教规的事件。真正说来,六幅画需要当作一个整体来考察,但暂时我们要忽略掉这些,单单只讲刚刚提到的那一幅,因为在那里我们会看到基朗达约一个非同寻常的历史讲述方式:时空穿越。   基朗达约的这幅画其实有一个范本,那就是乔托在1310年左右为佛罗伦萨圣十字教堂的巴迪礼拜堂绘制的相同主题的作品。...
2017-03-31
2,162
202016.11
内容提要:通常人们把福柯思想分为三个发展时期:20世纪60年代的知识考古学,20世纪70年代的权力谱系学,20世纪80年代的伦理学。福柯前两个时期的思想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其80年代的思想却并没有产生相应的影响。实际上,理解福柯晚期从“权力谱系学”向“伦理学”的转折,对真正理解福柯思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认为,晚年福柯独特的权力关系的概念本身预设了某种自由的主体性概念。为了澄清这一主体性的形式到底是“客体化的主体化”还是“真正的主体化”,他必然会走向伦理的转向,这一转向转而为批判现代社会的各种权力关系提供了某种全新的可能性。 关键词:伦理的谱系学/主体化/权力关系/批判  一、福柯晚期思想中的伦理转向问题         在《性史》第一卷出版八年后,福柯在《性史》第二卷的开篇就宣告了自己思想发生了根本的“转向”。这一思想转变标志着福柯从探究“生命权力谱系学”的问题转向探究主体与真理关系的“伦理谱系学”问题,因此人们通常将这一思想转折称之为福柯思想的“伦理转向”。①            按照福柯1976年发表的《性史》第一卷以及同时宣布的六卷本的《性史》研究规划,其性质可以定性为“生命权力谱系学”...
2016-11-20
13,940
202016.11
        上世纪90年代,北大校内曾活跃着一些自发性学术团体,其中的“福柯小组”很活跃,在圈子里颇有名气。           小组的主要成员来自北大的各个院系,鼎盛时有十几人。他们聚在一起阅读福柯,讨论福柯,翻译《福柯文选》。           18年后,小组成员们早已星散各处,大多成为各自学术领域的佼佼者:李猛、渠敬东、应星、赵晓力、强世功、吴飞、杨立华、等等,都是学术界闪闪发光的名字。           12月23日,小组的三位成员相聚中国人民大学重读福柯——以“福柯的遗产——重启治理术的思考”纪念福柯逝世三十周年。时隔18年,以这样的方式纪念福柯,令当年的小组成员、人大哲学院副教授张旭颇为感慨。 未能出版的《福柯文选》           从1996年开始,留校任教的北大哲学系硕士李猛组织起一个小组专门读福柯。...
2016-11-20
14,800
202016.11
  在《存在与时间》发表二十年后,1947年海德格尔在法国发表了《关于人道主义的信》。这是二战以后西方哲学界一个重要的事件。海德格尔的《关于人道主义的信》是针对萨特前两年刚刚发表的演讲《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的。海德格尔对萨特的存在主义严厉的批判明显将他自己的存在哲学与萨特的存在主义区分开。在法国它开启了结构主义思潮对萨特存在主义的批判以及对萨特的人道主义的批判。   海德格尔的《关于人道主义的信》给整个法国哲学界带来了一个新的潮流:“反人道主义”。这场“反人道主义”思潮不同于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对“启蒙辩证法”的批判,它在法国塑造了一种“主体性之死”和“人之死”的思想态度和话语风格。福柯在1966年的《词与物:人文科学考古学》一书的结尾对现代人文主义做出了宣判,回应了海德格尔的新哲学:“人将被抹去,如同海边沙滩上一张脸的形象。”[1]显然,福柯的《词与物:人文科学的考古学》是一本典型的尼采-海德格尔式的著作,他考察了欧洲古典时代以来的三个世纪中人文科学的结构性转换在知识上对人的各种形塑方式。现代的人文知识的知识类型和话语模式不同于古典人文主义,是介于古典人文主义和现代科学之间的“半成熟的科学”。在福柯看来,现代人文知识的根基不在于古典人文主义,而在于十八世纪兴起的地地道道的关于“人的科学”。它们把人视为生物学的生命、经济学的劳动主体和语言学的能说话动物。...
2016-11-20
13,364
172016.11
【摘要】 教育不仅要强化技术层面的训练,更要切入生命层面,包括科学与人文的生命、教育者的生命和受教育者的生命。正是这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构成"教育的生命"。对教育的生命哲学的探索,不仅有助于加深对教育的本性、宗旨和使命的认识,而且有助于从根本上纠正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倾向,使教育真正切入并融于人的活生生的生命。  【关键词】 教育; 生命; 生命哲学;  【基金】 中国科学院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科学文化哲学研究”(人教字[2002]90号);中国科学院创新文化专项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ZKYWMB2006-2)的研究成果之一   当今之教育存在着一种实证化、功利化、技术化和模式化的倾向:教育活动的中心似乎只是实证化和功利化的知识,而不是活生生的人;教育的过程仿佛是过度技术化和模式化的生产流程,而不是对人的全面而充分的培养。于是,一方面,我们惊喜地目睹教育的巨大发展和进步:教育的规模在日益扩大,知识量和信息量在不断增加,基础设施在大大改善并正在走向现代化,越来越多的高学历毕业生正走向社会,加入现代化建设的行列;另一方面,我们也非常担忧地看到,教育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外在化和空心化,越来越离开人的内心世界,离开人的活生生的生命。这显然不利于人的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
2016-11-17
2,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