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页/内容页FPSS

信息汇总
312016.08
经验、逻辑与整体论 作者:江怡     科学哲学中的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争一直是研究者们关心的话题。由于实在论最初出现在科学哲学领域中,因而,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我国哲学界,一提起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争,人们总是习惯于认为这是指发生在科学哲学中的一场哲学论战。的确,以塞拉斯为代表的科学实在论和以费耶阿本德为代表的反实在论,在当代西方科学哲学中都曾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使得实在论与反实在论成为科学哲学中争论最为激烈也是影响最为广泛的哲学流派。     科学哲学中的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争首先就体现在对经验的定性认识上,即经验究竟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换言之,经验是纯粹的个人认识活动还是对事实的客观描述活动?     早在维也纳学派时期,逻辑实证主义者就对经验问题给予了相当的关注,他们对经验的论述基本上采取了一种逻辑构造的方式,即以逻辑的方式给出对经验意义的解释。在他们看来,“意义最终必须建立在表面被标示的东西上,因而全部意义最终必须可以还原为给予(given),只有给予才是可以表现的。这就意味着全部概念的意义都可以在经验到的经验材料基础上加以构造。” [1](P80)对概念进行这样一种构造的规模宏大的尝试就是卡尔纳普于1928年出版的《世界的逻辑构造》一书。...
2016-08-31
1,930
312016.08
当今美国实在论的自然主义和实用主义倾向 作者:江怡     美国哲学学会东部分会的前任主席、纽约城市大学的弗吉尼亚·赫尔德(Virginia Held)在2002年的学会致辞中指出,目前美国哲学的一个明显倾向是诉诸自然主义,不仅有以往的自然化的伦理学、“自然主义化的认识论”(蒯因的哲学),还有自然化的语义学、自然化的信念、意向和(甚至更为一般地说)心灵。同样,太平洋分会的前任主席培里·斯特劳(Barry Stroud)也指出,许多人已经看到在最近的哲学中有一种广泛的“自然主义的”转向。[1][2][3] 一     历史地说,自然主义今天能够成为美国哲学的特征,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批判的实在论者。他们在20世纪20年代之后接受了杜威等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基础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自然主义哲学,从而使得自然主义成为能够与科学思想很好结合的哲学主张,这为逻辑经验主义在美国的落脚奠定了很好的思想基础。在这个过程中,最为突出和重要的哲学家是R. W. 塞拉斯(Roy Wood Sellars)和恩斯特·内格尔(Ernest Nagal),后者也是当代美国重要的科学哲学家。     塞拉斯的自然主义是他的物理实在论发展的必然结果。他在早期的《认识及其范畴》(1920)一文中把他理解的批判的实在论看作是一种“物理实在论...
2016-08-31
2,037
312016.08
“白天看星星”--海德格尔对老庄的读解 (原载《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2年第4期)作者:张志伟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与老庄之间的“因缘”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我们关注的则是如何通过海德格尔所理解的老庄思想去进一步理解海德格尔。从海德格尔关于“真理”与“非真理”或“解蔽”与“掩藏”的论述中,我们能够倾听到海德格尔与老庄之间的“共鸣”。不恰当地讲,海德格尔类似西方哲学与老庄思想之间的“第三条道路”:前者试图通过理性抽象达到最高的普遍性以揭示真理,后者要求回归本源,持守原始的混沌,海德格尔则追求的是通过揭示或解蔽去接近遮蔽或掩藏。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将老子的“知其白,守其黑”解释为“有死之人的思想必须让自身没入深深泉源的黑暗中,以便在白天能看到星星”。      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包括德国曾经出现过一次翻译老庄的高潮。老子与庄子的影响最初发生在文学家和艺术家圈内,逐渐扩展到了哲学领域。[1]海德格尔通过译本熟悉老子和庄子的思想,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他在20世纪30年代就能够引用老庄,可以作为旁证。      海德格尔与老庄思想之间的“因缘”,与他的思想转向有一定的关联。人们公认1930年海德格尔所作的讲演《论真理的本质》是其思想转向的标志,在这篇讲演的初稿中,海德格尔曾经引用了老子《...
2016-08-31
1,792
312016.08
《纯粹理性批判》中的“对象之谜”——从现象学的视角看 (原载《世界哲学》2013年4期 )作者:张志伟     哲学因问题而生。就此而论,哲学家们都是在“解谜”。正像胡塞尔试图解开“认识之谜”的悖论(认识如何能够超出自身而达到在它之外的东西)一样,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所面临的问题与之类似。有鉴于按照知识必须符合对象的传统观念无法说明科学知识的普遍必然性,康德仿照哥白尼的方式通过颠倒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悬搁”了事物自身,以主体的先天认识形式作为科学知识之普遍必然性的根据。问题是,既然认识的对象不是物自体而只能是事物相对于我们的显象,那么为什么无论是日常观念还是哲学家的观点都把认识的对象看做是物自身或某种客观的存在?怎样解释这种长期主宰人们心灵的传统观念?反过来说,如果认识的对象不是物自身,我们如何解释认识对象的“客观性”以及知识的“客观性”?胡塞尔对“认识之谜”的回答是,我们误以为超越于意识之外的物自体并非如此,事物通过意识的意向性活动“构造起自身”,因而“被意向的对象本身并不是意识的一部分,也不被意识包含在内”,①换言之,对象需要实项内容即感觉材料“充实”,但是对象不等于感觉材料,而意向性对象对于感觉材料的超越可以看做是所谓外在的超越的原因。②在某种意义上说,胡塞尔的全部工作就是合理地解释“认识之谜”。现在,让我们面对康德的“对象之谜...
2016-08-31
2,069
312016.08
从“中外古今”之争看中国哲学的危机与出路 (原载于《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2期 ) 作者:张志伟    中国近代以来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归结为“中外古今”之争,而“古今之争”主要源于“中外之争”。近几十年来,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使人们看到了中华文明的新希望,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传统文化(包括中国哲学)的伟大复兴成为引人注目的时代课题,于是“中外古今”之争在新的背景下展现了不同以往的内容。然而,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在经济繁荣和文化复兴的背后,中国哲学也面临着新的危机。      一般来说,“中国哲学”有两方面的含义,其一是指区别于西方哲学的20世纪以前的中国古典哲学,其二是指现时代的中国哲学,我们在不同的语境中可能会使用不同的含义。当代中国哲学的成份比较复杂,笼统说,目前由中国人在中国所研究的哲学都是“中国的哲学”,换言之,在中国的西方哲学研究也属于中国哲学的一部分甚至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然,我们试图复兴的应该是属于传统属于过去的中国哲学(否则谈不上“复兴”),复兴的基础是因为西方式的现代化所取得的丰硕成果和伟大成就增强了中国人的自信心,而复兴的重要原因之一则是现代化道路遭遇了难题,问题的复杂性就在于此。      适逢北京大学哲学系百年系庆,...
2016-08-31
2,148
312016.08
关于海德格尔与中国哲学之间关系的几点思考 ——对黄玉顺《生活儒学导论》的批评 作者:张志伟   摘 要:本文针对黄玉顺的《生活儒学导论》,思考海德格尔与中国哲学之间的关系。黄玉顺的“生活儒学” 提出了一个具有方法论意义的问题:我们的立足点是我们的“生活世界”;但是,作者误读了海德格尔关于“此在”的思想。此在并不是主体性的观念。海德格尔与中国哲学的关系主要体现在与道家老子的关系上,而不是体现在与儒学的关系上。形而上学是西方哲学特有的,中国并没有那样的形而上学。  关键词:生活儒学 中国哲学 海德格尔 形而上学 此在      黄玉顺教授的论文《生活儒学导论》[1][1] 是一篇很有意思的论文,其中涉及到了海德格尔与中国哲学之间的关系。由于该文只是“导论”,具体内容语焉不详,加之我对中国哲学没有什么知识,所以我对黄玉顺论文的批评不是针对“生活儒学”的,而是针对该论文对海德格尔的理解的。个人意见,论文对海德格尔哲学存在着一些误解。这不是个别现象,海德格尔通常总是处在被误解之中。虽然由误解――也许说“误读”更中听――而受到启发乃至形成新的创见并非不可能,但这毕竟不符合积极对话的要求。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的意见一定是正确的,不过是一种批评性的参照系而已。   ...
2016-08-31
2,257
202016.08
1998年5月,一支由德国艺术家组成的交响乐团访华演出,曲目为著名德国浪漫主义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的代表作品《大地之歌》。该作完成于1909年10月,首演于1911年11月20日的慕尼黑,其时马勒业已逝世。        89年后《大地之歌》的访华演出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那就是围绕该作品的创作基础中国唐诗而展开的一系列解译和确证工作。不言而喻,外国艺术家以中国为题材进行的创作本就不多,像马勒这样具体而直接引用的例子则就更少了。《大地之歌》共六个乐章,学者们一致认定第一乐章《尘世苦难的饮酒歌》源自李白的《悲歌行》;第四乐章《美人》亦出自李白之手,题为《采莲曲》;第五乐章《春天里的醉汉》则脱胎于李白的《春日醉起言志》;而第六乐章《告别》则是孟浩然《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和王维《送别》二诗拼合而成。六个乐章共用七首唐诗,问题的焦点集中在第二乐章和第三乐章之上,前者题为《寒秋孤影》,诗作者标明为TSCHANG TSI,后者《青春》作者署名为李太白,毫无疑问自然就是李白了,但无论从诗作的作者还是从诗意上都无法确认是哪首诗。在许多有关《大地之歌的欣赏辞典以及介绍性著述中,这两个乐章的唐诗歌词也被视为悬案而搁置。当时音乐会在座的国家副总理李岚清得知这一情况当即表示:“一定要尽快把德国艺术家演奏的两首唐诗搞清楚,一定。”由此,...
2016-08-20
14,334
202016.08
不是“资本主义vs社会主义”,但也不是“趋同论”     最近我们的书界盛传:有一本风靡世界的《21世纪资本论》,提出了“资本主义向何处去”的大问题。我认真拜读了皮凯蒂的这本书。它提的基本上是西方左派的老话题,当然老话题也可以讲得很精彩,但他并没有自比马克思。“论21世纪的资本”在我们这里被翻译成“21世纪资本论”,倒是很抓眼球的。不过,现在世界上还有“资本主义”吗?马克思当年抨击的那种资本主义早就已经不存在了,现在世界上所有国家,至少是主要国家,从中国到美国全部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既不是19世纪的“自由竞争资本主义”,也不是列宁搞的计划经济或者马克思朦胧想象的那些东西。“既有计划又有市场,既有国有也有私有,既讲社会平等也讲利益竞争”现在是几乎所有国家的现实。     但是我并不想在这里宣传“趋同论”。虽然都“既有-也有”,但并不等于说这些国家的体制是一样的,政治体制不一样就不必说了,经济体制其实也有本质的区别。所谓本质区别,就是不能仅仅从数量比例看。“既有”、“也有”的两种东西比例大小是个问题,但并非主要的,也未必能成为区分的标志。中国国有经济雇员比例比美国高,但不如奥地利,然而中国与美、奥的区别显然比美奥间的区别大得太多。另一个例子是“福利”,据说瑞典是高福利国家,美国则是低福利的。但中国的福利就不是高低的问题,...
2016-08-20
2,595
202016.08
希腊天文学也是数学学科,天文学家自称数学家。这个状况一直延续到近代早期。哥白尼就自认为是数学家。他在他的《天球运行论》一书序言中有一句名言:“数学的内容是为数学家写的”,自称数学家,把自己的著作看成是一本数学专著。天文学在什么意义上是应用数学呢?我们可以注意一下普罗克洛前面的说法,他在说到那门应用几何学或者运动几何学的时候,并没有使用“天文学”这个词,而是用的“球面学”或者“球面几何学”( spherics)一词。当我们谈到希腊天文学的时候,一定要记住“球面”这个词,因为希腊天文学本质上是一门关于“球面”的几何学。     “天文学”何以是“球面几何学”?关键要理解“天球”的概念。根据直觉,人们很容易相信天是一个有形的圆顶,而大地及大地上的人类就居于这个圆的中心位置。比如,中国古诗歌里就有“天似穹庐,隆盖四野”的说法。但是,从直观的圆顶得出整个天是一个圆球的思想,还是想象力的一次大爆发。从现有文献看,第一次拥有天球思想的,大概是泰勒斯的学生阿那克西曼德。阿氏认为地球是静止的,因为它居于宇宙的中心。它居于宇宙的中心,所以与宇宙周边各处距离相等;地球若运动就会打破这种相等性,使之不处在宇宙的中心;既然永远处在宇宙的中心,那就是静止的。在这个论证中,地心思想是关键,而地心思想已经蕴涵了宇宙是一个圆球面的思想。...
2016-08-20
17,992
202016.08
     1940年5月到7月,温暖的日子里法国却经历着最冷酷的现实。纳粹德国以闪击战迅速地击溃了号称世界头号陆军强国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著名美国记者、作家威廉·夏伊勒跟随德国军队随军采访,在6月17日来到了他曾经以记者身份驻过数年、对其有着美好回忆的巴黎,亲眼见证了法国的溃败。他在当天的日记里记下了自己的困惑:“我觉得,在这里我们正在看到的是法国社会的彻底瓦解——一次军队、政府以及国民精神的崩溃。可怕得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究竟是为什么,德国如此迅速地从一战废墟中崛起;又是为什么,法国如此迅速地灰飞烟灭?这是此后一直萦绕于夏伊勒心头的问题,这些问题推动着夏伊勒在战后开始了自己的历史研究。经过大量的史料梳理,他在1960年出版了《第三帝国的兴亡:纳粹德国史》。此后,又积近十年之功,1969年出版了《第三共和国的崩溃:1940年法国沦陷之研究》。这两部书奠定了他的世界性声誉。          夏伊勒在《第三共和国的崩溃》一书的前言里引用了孟德斯鸠的一段话:“倘若一场败仗这样一个偶然的因素可以毁灭一个国家的话,那么,就应该存在着一个必然因素,决定这个国家不得不去打一场致命的战争。”他在书中竭尽全力地去挖掘出这个“必然因素”究竟是什么。      ...
2016-08-20
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