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页/内容页FPSS

哲学与宗教
312017.03
多米尼科·基朗达约的穿越剧 文/吴琼   佛罗伦萨画家多米尼科·基朗达约(1449—1494)生活的时代,意大利文艺复兴的艺术正从其早期阶段向高级阶段迈进,基朗达约属于其中的过渡性人物。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居于艺术史的过渡位置总是不幸的,“承前启后”不过是艺术史家们安抚性的溢美之词,更多的时候,继之而来的后代的光辉只会令他黯然失色,就像基朗达约,单单米开朗基罗这个学生的存在就足以让他在趋炎附势的艺术史中变得可有可无,例如他出色的肖像描写,他在湿壁画中对建筑空间的精湛运用,以及让绘画语言和市民生活有机结合的非凡能力,就常常被人们非历史地忽略不计。   1480年左右,基朗达约获得一个委托,为佛罗伦萨银行家弗朗西斯科·萨塞蒂装饰家族在圣三一教堂的私人礼拜堂。除著名的祭坛画《博士来拜》以外,基朗达约还为礼拜堂画了一组(共六幅)壁画讲述圣方济各的生平,其中有一幅叫《教皇核准方济各教规》,描述的是1223年教皇洪诺留三世在罗马批复方济各会教规的事件。真正说来,六幅画需要当作一个整体来考察,但暂时我们要忽略掉这些,单单只讲刚刚提到的那一幅,因为在那里我们会看到基朗达约一个非同寻常的历史讲述方式:时空穿越。   基朗达约的这幅画其实有一个范本,那就是乔托在1310年左右为佛罗伦萨圣十字教堂的巴迪礼拜堂绘制的相同主题的作品。...
2017-03-31
2,163
172016.11
【摘要】 教育不仅要强化技术层面的训练,更要切入生命层面,包括科学与人文的生命、教育者的生命和受教育者的生命。正是这三种生命的不断交流、对话和融合,构成"教育的生命"。对教育的生命哲学的探索,不仅有助于加深对教育的本性、宗旨和使命的认识,而且有助于从根本上纠正教育的过度外在化和空心化倾向,使教育真正切入并融于人的活生生的生命。  【关键词】 教育; 生命; 生命哲学;  【基金】 中国科学院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科学文化哲学研究”(人教字[2002]90号);中国科学院创新文化专项基金项目(项目批准号:ZKYWMB2006-2)的研究成果之一   当今之教育存在着一种实证化、功利化、技术化和模式化的倾向:教育活动的中心似乎只是实证化和功利化的知识,而不是活生生的人;教育的过程仿佛是过度技术化和模式化的生产流程,而不是对人的全面而充分的培养。于是,一方面,我们惊喜地目睹教育的巨大发展和进步:教育的规模在日益扩大,知识量和信息量在不断增加,基础设施在大大改善并正在走向现代化,越来越多的高学历毕业生正走向社会,加入现代化建设的行列;另一方面,我们也非常担忧地看到,教育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外在化和空心化,越来越离开人的内心世界,离开人的活生生的生命。这显然不利于人的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
2016-11-17
2,287
172016.11
[摘 要]在人类所有的文化活动中,教育应当是最具有人文意义的活动,理应最具有人文精神。人文精神蕴含着一种全新的教育观,从中我们将在有关教育的目的、方法和内容等一系列问题上获得许多新的灵感。站在人文精神的高度,我们不仅能够清醒地看到实然的教育和应然的教育之间的偏差和距离,而且更能够清晰地看到未来教育及其改革的出路和希望。 [关键词]教育;人文精神;教育观   我国教育界关于素质教育和学术界关于人文精神的讨论已有多年。这对于推动我国教育和文化事业的进步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如何将这两场讨论引向深入并更富有成效?笔者认为,有必要将二者结合起来加以讨论,特别是弄清教育与人文精神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内在关联。本文试图从人文精神的视角来探讨关于教育的目的、方法和内容等一系列问题,从而深层理解和揭示教育(特别是素质教育)的本质、宗旨和使命。   一   什么是人文精神?所谓人文精神,一般说来,应当是整个人类文化所体现的最根本的精神,或者说是整个人类文化生活的内在的灵魂。它以追求真善美等崇高的价值理想为核心,以人的全面发展、自由、解放和幸福为终极目的。[1] 教育与人文精神的深刻关联在于:一是教育本身就是一种文化,是一种带有文化普及、文化传播、文化传承和文化创新等诸多功能的特殊文化,...
2016-11-17
2,099
32016.09
      《 纯粹理性批判》通常被看作是认识论的著作,海德格尔则对此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纯粹理性批判》的主题是存在论。[1]       毫无疑问,从认识论的角度研究《纯粹理性批判》有其合理性,因为它的主题是“先天综合判断如何可能”这一先验哲学的总问题,而康德“哥白尼式的革命”的目的之一是为了证明科学知识的普遍必然性。不过,先天综合判断如何可能的问题被康德分为“纯粹数学如何可能”、“纯粹自然科学如何可能”和“一般形而上学如何可能”等三个问题。就此而论,至少形而上学问题是其问题之一,而且实际上康德解决认识论问题的深层原因还在于解决形而上学问题。[2]不仅如此,康德试图通过《纯粹理性批判》为“先验哲学”奠基,而先验哲学在他看来将取代传统哲学中本体论的位置,因而所谓“先天综合判断如何可能”的问题所关涉的乃是科学知识的可能性之根据和基础的问题,所以与其说《纯粹理性批判》讨论的是认识论问题,不如说讨论的是“元认识论”问题,亦即为科学知识提供本体论的基础,更不必说《纯粹理性批判》的工作是彻底清理形而上学。所以,将《纯粹理性批判》看作关于形而上学的著作应该是康德哲学自有之问题使然,并非海德格尔的创见。海德格尔的创见在于把《纯粹理性批判》看作是他的基础存在论的唯一先驱,并且对存在问题做了全新的理解。本文不准备纠缠海德格尔对于《...
2016-09-03
2,266
32016.09
      “启蒙”与“现代性”(甚至包括“传统文化”)都是富于歧义的概念。为讨论方便,我们先确定一下三者之间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现代性”是“现代化”的基础抑或是其希图达到的目标,构成了现代社会区别于传统社会的本质特征,“启蒙”则通常可以解释为“现代性”的精神。如果我们把“现代化”更多地体现在“物质文明”方面,那么“现代性”就是观念的层面,而“启蒙”则是“观念的观念”——核心理念或“核心价值”。启蒙与现代性密不可分,乃为一体,而现代化亦是离不开现代性和启蒙的。就此而论,批判现代性鲜有不批判启蒙者,反之亦然。由于中国的现代化道路属于典型的“外源型现代化”,从而造成了传统文化在一定程度上的断裂,遂由“中外”矛盾激发了“古今之争”,加之启蒙在西方受到了批判,亦使传统文化之复兴与启蒙精神发生了冲突,从而凸显了传统文化与现代化之间关系的难题。因此,关于启蒙和现代性的反思是关涉当代中国社会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尤其是当代中国能否走出一条健康的现代化道路的关键所在。       目前,启蒙在中国的“名声”不好,遭遇到各个方面的“夹击”:西方人把西方现代文明的问题归咎于启蒙,20世纪80年代盛行一时的后现代主义貌似“超越”了“现代”亦即超越了启蒙,而面对中国现代化道路所遭遇的种种问题,启蒙成了传统文化弘扬者的矛头所指,...
2016-09-03
2,327
312016.08
     [内容提要]12世纪是中世纪西欧大学兴起的时代,当时的教会人士和教皇从三个方面阐发了教育与基督宗教研究的关系:(1) 只有探索关于上帝的知识,才能开掘出“活水的井”,才能嗅到“基督恩宠的芬芳馥郁”,才能拥有“拯救的智慧”,应该比黄金和宝石更珍惜的智慧;医学和法学等世俗学科渴望的是世俗的名利和众人的掌声,这些知识的美丽是虚假和虚妄的。 (2) 关于上帝的知识需要借助文学的帮助。(3) 寻求和传播关于上帝的知识和以基督为楷模的生活是不可分离的,前者是“言传”,后者是“身教”。也就是说,重视神学的拯救意义,因而置神学于务实牟利的学科之上;承认文学对神学的辅助作用,因而容纳世俗和非基督教的文化;强调爱与智的结合,因而揭示德行与学识的共存关系。中世纪大学的研究基督宗教的教授和学生,尽管有物质的贫困,在上面三种思维范式中却拥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精神财富,     在1852年就都柏林天主教大学的建立所发表的系列讲演里,约翰·亨利·纽曼提到了种种对设立这样一所教会大学的反对意见,他接着说:“我们身处困难之中,我只有一片希望的基地,只有一样支撑,不过我以为是足够的支持,帮助我应对各种反对意见,坚定我反驳批评的立场”。纽曼所说的是“神圣教皇的决定”[1]。纽曼在他的演讲还谈到了神学在大学里的地位。基督教的传统观点是,信仰是以真理为对象...
2016-08-31
10,258
312016.08
教会与国家关系的“现代化”——美国天主教民族主义的兴衰 作者:彭小瑜       “希望我的祖国永远是正确的,但是不管她是对还是错,她是我的祖国”。 ——纽约大主教弗朗西斯·斯佩尔曼(1889-1967年)被问及他对越战的意见时所作的回答       梵蒂冈和地区教会之间既互相支持又不时有不同意见,这在她与爱尔兰和美国天主教会的关系中有十分典型的表现。普世的天主教信仰和教皇权威与现代主权国家里的天主教徒的民族主义情结是否能够和谐相处?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条件是什么?关于民族主义和天主教信仰以及罗马教皇的关系,爱尔兰和美国给我们提供了两个不同的范例。梵蒂冈的影响和教皇的权威是地区教会所不情愿舍弃的,是天主教认同感的重要因素,但是在承认和服从教廷权威的前提下,地区教会还是能够以合适的方式结合本土的社会政治经济条件维护自身的权利,从而使天主教信仰与教徒的民族主义观念和感情达成和谐一致。     美国的天主教徒群体主要是19世纪的欧洲移民及其后代,他们希望融入主流社会,成为忠诚的美国公民,将自己的宗教信仰与美国生活方式完美地统合起来。然而直到20世纪60年代,教皇认为天主教应该成为国家宗教的观点和美国宪法第1修正案显然是冲突的,这使得美国天主教主教团和广大教徒处于两难的境地。...
2016-08-31
2,603
312016.08
爱的律法 作者:彭小瑜       教会法是爱的律法,爱统和正义和仁慈。如何界定爱?在教会学和末世论的层面上,基督教之爱当然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在教会的组织和管理的层面上,教皇所象征和代表的权威似乎总是让人思考:爱的使命在教会究竟应该如何履行?            天主教人类学与天主教对法律的理解是密不可分的。天主教神学传统历来认为,神恩内化于人性,因而神法不仅构成人法(世俗法与教会法)的背景,而且是其有机的组成部分。在讨论教会法与基督之爱二者关系的时候,我们很难游离在上述语境之外。            研究教会史和基督教思想史的美国学者帕利坎曾经说,在过去的两千年里“最完整地体现出了耶稣基督的生活方式和教导”的历史人物是阿西西的法兰西斯(1181-1226年)。他还置疑说,是法兰西斯还是英诺森三世这样强有力的教皇真正是“基督的代理者”呢?[1]。中世纪的异端运动往往把矛头指向教会的权势和财富,有时甚至拒绝服从国家权威。但是教会和国家从12和13世纪为加强社会控制所镇压的不仅有异端,还包括犹太人和被统称为“麻风病人”的各种传染病患者。13世纪以后犹太人在西欧的地位日益恶化,逐渐被驱逐出各国。而对麻风病人怎么办呢?...
2016-08-31
14,700
312016.08
教会与国家关系的“现代化” 作者:彭小瑜        “希望我的祖国永远是正确的,但是不管她是对还是错,她是我的祖国”。                                              ——纽约大主教弗朗西斯·斯佩尔曼(1889-1967年)被问及他对越战的意见时所作的回答                梵蒂冈和地区教会之间既互相支持又不时有不同意见,这在她与爱尔兰和美国天主教会的关系中有十分典型的表现。普世的天主教信仰和教皇权威与现代主权国家里的天主教徒的民族主义情结是否能够和谐相处?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条件是什么?关于民族主义和天主教信仰以及罗马教皇的关系,爱尔兰和美国给我们提供了两个不同的范例。梵蒂冈的影响和教皇的权威是地区教会所不情愿舍弃的,是天主教认同感的重要因素,但是在承认和服从教廷权威的前提下,地区教会还是能够以合适的方式结合本土的社会政治经济条件维护自身的权利,...
2016-08-31
14,131
312016.08
反思启蒙与理解宗教 作者:单纯       启蒙运动主要是指发生在西方18世纪的思想和社会运动,其宗旨是批判基督教中的保守和专制思想,反对教会政教合一的残酷政制。如伏尔泰所鼓吹的自然神论、狄德罗所宣扬的怀疑主义以及休漠所坚持的不可知论的经验主义等,对于基督教传统的神学独断论确实具有摧枯拉朽的作用。而发生在英法两国的社会革命,则对教会与王权勾结的政治制度形成了毁火性的冲击。经过启蒙运动之后,神学的独断论教义和政教勾结的政制在整个欧洲己经完全炎失了其往日的垄断性地位,只有在知识界的研究语境和民众的历史记忆中被当作专横和腐朽的东西提及,成为人们反思自己曾经被严重扭曲和异化的精神和社会生活的议题。经过启蒙运动,像民主、法治理性、自由、怀疑、主体、人权、革命等观念深入人心,成为诊释社会现代性的普遍标准和价值。这些方而作为人类精神和社会实践的历史成果,都是值得肯定和继续弘扬的。     但是,启蒙运动也有矫杆过正的地方,这是我们不能避讳的。实际上西方“二战”之后的法兰克福学派、后现代主义思想流派等也对于他们自己历史传统和社会生活中由启蒙运动极端思潮引发的问题进行了多方而的反思,批评这些极端思潮在人类中心主义和工具理性方而的消极表现。因为,西方宗教的核心议题是“神”,西方社会价值观的源泉也植根于宗教信仰,...
2016-08-31
1,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