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页/内容页FPSS

哲学与宗教
312016.08
宗教:定义层面的反思 作者:单纯       20世纪以前,西方的学术著作对“宗教”(re-ligion)的定义基本上可以简略地归纳为“人对神的信仰”(Man's worship for god)。这是一个有关主客体关系的极为概括的定义:主体是“人”,即宗教只是人类社会所独有的现象;客体是“神”,这是只有人类社会才能想像出来的超自然的存在者;联结主体“人”和客体“神”的人类思维中的一种独特方式—信仰,以表明它不同于人类其他的思维方式,诸如理性化的逻辑推论、实验性的观察总结或直觉的感悟,它是幻想中形成的迷恋。        20世纪以来,世界经历了许多巨变,涉及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最著名的事件有两次世界大战,法西斯主义、苏美对峙及冷战结束,“经济大萧条”、石油危机和东亚金融危机,人类登月、计算机网络和克隆技术,文明冲突论和国际恐怖主义,这些事件促使学者们不断以新的社会历史参照系重新思考宗教的定义,也使人们逐渐认识到现在的人类所接触到的宗教现象其形式要比过去复杂得多,其内涵也丰富得多。由此,人们将它作为一个专业的学科的研究也‘是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不断深人推进的,尤其是对一宗教的定义的变化可以反映出与时俱进的特色。        众所周知,...
2016-08-31
2,079
312016.08
论宗教与哲学的关系 作者:单纯       一、宗教与哲学之异同     宗教通常被理解为“人与神的联结”,神后来被解释为“人格神”、“非人格神的灵性存在”或“终极实在”,而“联结”历史上曾被解释为“信仰”,现在也可以理解为“体验”,甚至一定程度上的“理性论证”,如神正论者所做的那样。但是在现代神学的层面,为适应各种经验科学和理性思维所取得的最新成就,传统宗教中的核心概念“神”不再被信仰成为“绝对外在的超越性”(或“绝对他在性,’: the absolute otherness),①而是人主体性情感的最高表达,即蒂利希所定义的(宗教)是“人的终极关怀的表述”(the expression of the ultimate concern )所谓“无限性”或“终极性”都是人类思维所赋予其对象的一种极限性的“形容特性”( attributes),反映了人类思维的理性逻辑和情感色彩。因此,在对于宗教的核心概念,无论从思维或情感的表述方面看,都与哲学的思维方法论和目的论相关联。这就涉及到了哲学的问题。哲学在西方语境里是被当作“宇宙论或世界观”、“知识论或方法论”及“目的论或人生观”这“三论”的综合,中国人也喜欢将此“三论”概括为“世界观与人生观的学问”,因为将“世界观”与“人生观”表达成一种关联性的“学问”,...
2016-08-31
1,958
312016.08
基督教神学的汉语之路 作者:张旭       作者简介:张旭,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教授,著有《卡尔·巴特神学研究》(2005)和《上帝死了,神学何为?20世纪基督教神学基本问题》(2010)。本文为2010年上海“第四届汉语基督教研究圆桌会议”论文。        一             “汉语神学”之名最初得之于刘小枫。刘小枫说:“所谓‘汉语神学’的提法,起初有提供一个语言形式的箩筐之意,回应当今汉语学术的地缘文化状况。”             1995年为了说明“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的宗旨,以及设立“基督教思想学术文库翻译计划”的规划意图,刘小枫写下了《现代汉语语境中的汉语基督神学》。             实际上,刘小枫主要关注的还是大陆的“文化基督徒”及其“汉语神学”,因此,它往往呈现出与港台学者以及海外留学学者极为不同的问题意识。也正是由于这个未能澄清的地缘学背景,致使十多年来围绕“汉语神学”和“文化基督徒”的含混所指聚讼不休。正是因为这个汉语神学的地缘学背景,刘小枫那篇“汉语神学宣言...
2016-08-31
2,309
312016.08
当代分析哲学的基本特征 作者:江怡       自从摩尔和罗素20世纪初在英国剑桥掀起了反对唯心主义的革命之后,整个20世纪的英美哲学就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分析的时代”;而随着弗雷格思想被重新挖掘和维也纳学派思想的广泛传播,分析哲学逐渐成为20世纪英美哲学的主要内容。经过“语言的转向”的洗礼和与实用主义等哲学思想之间的交流,分析哲学发展到20世纪末,已然成为当代西方哲学中的一个重要并非常强大的传统:它的重要性突出地表现在,分析哲学始终被看作是与欧洲大陆哲学相对抗的哲学思潮;而它的强大则表现在,出现在20世纪英美哲学中的任何一种不属于分析哲学的理论观点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了分析哲学的影响。这些都无可争议地使20世纪的英美哲学打上了“分析哲学”的时代烙印。     一,分析哲学与现代逻辑的产生     历史地说,分析哲学的出现是现代逻辑产生的一个直接后果,现代逻辑为分析哲学的诞生提供了有力的思想工具。在一定意义上说,没有现代逻辑,就没有20世纪的分析哲学。     以亚里士多德逻辑为代表的传统逻辑确立了从形式上探讨推理的性质和过程的首要性,但是这种探讨由于与自然语言的密切关系而在形式上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传统逻辑无法解决的最为重要的问题之一就是,...
2016-08-31
1,998
312016.08
后现代视野中的现当代西方哲学 作者:江怡   内容提要:后现代主义的产生为西方哲学带来了一场思维方式上的革命。从后现代的视角分析现当代西方哲学,我们可以看到现代西方哲学是以张扬理性为特征,而当代哲学则是更为关注现实问题。后现代主义的重要现实意义是重新定义和解释了西方哲学传统中的启蒙概念,并以反对理性在人类生活中的霸权地位而成为一种新的启蒙。        20世纪下半叶西方哲学发生的一个重要变化,就是后现代主义的出现。虽然人们对后现代主义本身的认识还停留在感性的阶段,对这种哲学观念的评价还难以取得一致的意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后现代主义哲学为人们带来的不仅是一种具有颠覆性的观念,更有意义的是促使人们对以往传统的重新反思,由此形成了对现代和当代哲学形态的重新定位。如果我们从后现代主义的视角来看西方哲学在20世纪走过的历程,我们或许会发现一些以前未能看到的东西。在这里,我们就试图按照后现代的思路,把20世纪的西方哲学发展分作现代、当代和后现代这样三个阶段(这当然不是物理时间上的划分),把它们的主要特征分别描述为张扬理性、关注现实和重塑启蒙。 张扬理性的现代哲学     把西方现代哲学的主要特征描述为张扬理性,这或许会引起不同哲学家的异议。的确,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形成的现代西方哲学,...
2016-08-31
1,948
312016.08
当代西方科学哲学的走向分析 作者:江怡     自20世纪80年代之后,英美的科学哲学领域基本上趋于一种沉寂的状态。这主要是因为,包括库恩、拉卡托斯、费耶阿本德、劳丹等人在内的科学哲学家们提出的各种理论都面临着一些自身难以解决的困难;而后来哲学家的所有修补工作,都无法完全取代从逻辑实证主义和波普尔那里得到的关于科学哲学的研究模式。可以说,目前为止,当代西方科学哲学中尚未出现能够引起“革命”的理论,如同波普尔和库恩的思想曾在这个领域带来的革命那样。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科学哲学家们没有取得任何突破性的成就,也不表明科学哲学研究领域已经衰落或消退。事实上,哲学家们对科学哲学问题的研究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从近年来陆续出版的各种版本的“科学哲学导读”、“科学哲学指南”等书中的综述性文章中就可以看出来。     从总体情况看,当代英美科学哲学的基本趋势主要表现在这样三个方面:第一,科学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间的争论趋于缓和,特别是出现了一些试图调和这两种科学哲学的观点;第二,对各门具体自然科学中的哲学问题的研究开始逐渐取代传统的方法论研究,特别是一些具体自然科学领域带来的重要哲学问题引起哲学家们的思考,如医学、计算机科学、思维科学以及人工智能等领域的问题;第三,后现代主义思潮对科学哲学研究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导致了后现代科学哲学的出现,...
2016-08-31
1,838
312016.08
经验、逻辑与整体论 作者:江怡     科学哲学中的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争一直是研究者们关心的话题。由于实在论最初出现在科学哲学领域中,因而,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我国哲学界,一提起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争,人们总是习惯于认为这是指发生在科学哲学中的一场哲学论战。的确,以塞拉斯为代表的科学实在论和以费耶阿本德为代表的反实在论,在当代西方科学哲学中都曾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使得实在论与反实在论成为科学哲学中争论最为激烈也是影响最为广泛的哲学流派。     科学哲学中的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争首先就体现在对经验的定性认识上,即经验究竟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换言之,经验是纯粹的个人认识活动还是对事实的客观描述活动?     早在维也纳学派时期,逻辑实证主义者就对经验问题给予了相当的关注,他们对经验的论述基本上采取了一种逻辑构造的方式,即以逻辑的方式给出对经验意义的解释。在他们看来,“意义最终必须建立在表面被标示的东西上,因而全部意义最终必须可以还原为给予(given),只有给予才是可以表现的。这就意味着全部概念的意义都可以在经验到的经验材料基础上加以构造。” [1](P80)对概念进行这样一种构造的规模宏大的尝试就是卡尔纳普于1928年出版的《世界的逻辑构造》一书。...
2016-08-31
1,930
312016.08
当今美国实在论的自然主义和实用主义倾向 作者:江怡     美国哲学学会东部分会的前任主席、纽约城市大学的弗吉尼亚·赫尔德(Virginia Held)在2002年的学会致辞中指出,目前美国哲学的一个明显倾向是诉诸自然主义,不仅有以往的自然化的伦理学、“自然主义化的认识论”(蒯因的哲学),还有自然化的语义学、自然化的信念、意向和(甚至更为一般地说)心灵。同样,太平洋分会的前任主席培里·斯特劳(Barry Stroud)也指出,许多人已经看到在最近的哲学中有一种广泛的“自然主义的”转向。[1][2][3] 一     历史地说,自然主义今天能够成为美国哲学的特征,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批判的实在论者。他们在20世纪20年代之后接受了杜威等人的实用主义思想基础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自然主义哲学,从而使得自然主义成为能够与科学思想很好结合的哲学主张,这为逻辑经验主义在美国的落脚奠定了很好的思想基础。在这个过程中,最为突出和重要的哲学家是R. W. 塞拉斯(Roy Wood Sellars)和恩斯特·内格尔(Ernest Nagal),后者也是当代美国重要的科学哲学家。     塞拉斯的自然主义是他的物理实在论发展的必然结果。他在早期的《认识及其范畴》(1920)一文中把他理解的批判的实在论看作是一种“物理实在论...
2016-08-31
2,037
312016.08
“白天看星星”--海德格尔对老庄的读解 (原载《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2年第4期)作者:张志伟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与老庄之间的“因缘”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我们关注的则是如何通过海德格尔所理解的老庄思想去进一步理解海德格尔。从海德格尔关于“真理”与“非真理”或“解蔽”与“掩藏”的论述中,我们能够倾听到海德格尔与老庄之间的“共鸣”。不恰当地讲,海德格尔类似西方哲学与老庄思想之间的“第三条道路”:前者试图通过理性抽象达到最高的普遍性以揭示真理,后者要求回归本源,持守原始的混沌,海德格尔则追求的是通过揭示或解蔽去接近遮蔽或掩藏。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将老子的“知其白,守其黑”解释为“有死之人的思想必须让自身没入深深泉源的黑暗中,以便在白天能看到星星”。      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包括德国曾经出现过一次翻译老庄的高潮。老子与庄子的影响最初发生在文学家和艺术家圈内,逐渐扩展到了哲学领域。[1]海德格尔通过译本熟悉老子和庄子的思想,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他在20世纪30年代就能够引用老庄,可以作为旁证。      海德格尔与老庄思想之间的“因缘”,与他的思想转向有一定的关联。人们公认1930年海德格尔所作的讲演《论真理的本质》是其思想转向的标志,在这篇讲演的初稿中,海德格尔曾经引用了老子《...
2016-08-31
1,792
312016.08
《纯粹理性批判》中的“对象之谜”——从现象学的视角看 (原载《世界哲学》2013年4期 )作者:张志伟     哲学因问题而生。就此而论,哲学家们都是在“解谜”。正像胡塞尔试图解开“认识之谜”的悖论(认识如何能够超出自身而达到在它之外的东西)一样,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所面临的问题与之类似。有鉴于按照知识必须符合对象的传统观念无法说明科学知识的普遍必然性,康德仿照哥白尼的方式通过颠倒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悬搁”了事物自身,以主体的先天认识形式作为科学知识之普遍必然性的根据。问题是,既然认识的对象不是物自体而只能是事物相对于我们的显象,那么为什么无论是日常观念还是哲学家的观点都把认识的对象看做是物自身或某种客观的存在?怎样解释这种长期主宰人们心灵的传统观念?反过来说,如果认识的对象不是物自身,我们如何解释认识对象的“客观性”以及知识的“客观性”?胡塞尔对“认识之谜”的回答是,我们误以为超越于意识之外的物自体并非如此,事物通过意识的意向性活动“构造起自身”,因而“被意向的对象本身并不是意识的一部分,也不被意识包含在内”,①换言之,对象需要实项内容即感觉材料“充实”,但是对象不等于感觉材料,而意向性对象对于感觉材料的超越可以看做是所谓外在的超越的原因。②在某种意义上说,胡塞尔的全部工作就是合理地解释“认识之谜”。现在,让我们面对康德的“对象之谜...
2016-08-31
2,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