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页/内容页FPSS

道德与法律
82017.04
对米歇尔·福柯的哀悼 作者: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 译者:赵文、陈巧霞         1991年12月,出于对“回忆”、“友谊”的爱,德里达参加了纪念福柯的《疯狂史》出版三十周年的专题会议。 在德里达看来,《疯狂史》“从一开始直至今日都保有着某种纪念碑的价值”,而其中至为迫切的问题是“疯狂史研究中精神分析的位置和角色”问题。 文中,德里达不停追问,努力想象福柯的回答,最终却不得不承认:“在这里,我们无人能替他做答,在这绝对的沉寂中,我们只能缅怀他……”       保罗-米歇尔·福柯,1926年出生于普瓦捷一个保守的天主教家庭,在三个孩子当中是次子。父亲保罗安德烈·福柯是一位著名的外科医生,母亲安妮玛丽·马拉贝出身医生世家,她的父亲就是一个外科医生。福柯进入圣斯坦尼斯劳斯中学学习,之后又进入普瓦捷的亨利四世中学预备班,1942年通过了传统的中学毕业会考的第一部分,并于1943年开始巴黎高师预备班一年级课程的学习。他在激烈竞争的巴黎高等师范学校的入学考试失利之后,于1945年被送往巴黎亨利四世预备班学习一年,在那里结识伊波利特。     在1946年的第二次考试中,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巴黎高等师范学校,...
2017-04-08
15,148
82017.04
    福柯广为人知的三部著作《古典时代的疯癫史》《词与物》和《规训与惩罚》讲述的历史时段大致相同:基本上都是从文艺复兴到十八九世纪的现代时期。但是这些历史的主角不一样。《古典时代的疯癫史》讲述的是疯癫(疯人)的历史;《词与物》讲述的是人文科学的历史;《规训与惩罚》讲述的是惩罚和监狱的历史。这三个不相关的主题在同一个历史维度内平行展开。为什么要讲述这些从未被人讲过的沉默的历史?就是为了探索一种“现代主体的谱系学”。       因为,正是在疯癫史、惩罚史和人文科学的历史中,今天日渐清晰的人的形象和主体形象缓缓浮现。福柯以权力理论闻名于世,但是,他“研究的总的主题,不是权力,而是主体”。即,主体是如何形成的?也就是说,历史上到底出现了多少种权力技术和知识来塑造主体?有多少种模式来塑造主体?欧洲两千多年的文化发明了哪些权力技术和权力/知识,从而塑造出今天的主体和主体经验?福柯的著作,就是对历史中各种塑造主体的权力/知识模式的考究。总的来说,这样的问题可以归之于尼采式的道德谱系学的范畴,即现代人如何被塑造成型。但是,福柯无疑比尼采探讨的领域更为宽广、具体和细致。       由于福柯探讨的是主体的塑形,因此,只有在和主体相关联,只有在锻造主体的意义上,我们才能理解福柯的权力和权力...
2017-04-08
14,666
82017.04
福柯的总原则 作者:吉尔·德勒兹 译者:于奇智、杨洁         福柯的总原则是:一切形式都是势力关系的复合体。一些势力是一定的,因而,我们首先追问,它们与何种外部势力发生联系,继而是何种形式来自这些势力。等于说,存在于人中的势力:想象力、回忆力、构思力、意志力……我们会反对这样的已经以人为前提的势力;但这不是真的,和形式一样,存在于人中的势力仅仅以地点、应用点、存在者区域为前提。同样,存在于动物中的势力(流动性、应激性……),还不以任何确定形式为前提,关键在于弄清存在于人中的势力与何种别的势力在这种或那种历史构成上发生联系,何种形式是这种势力复合体产生的结果。我们早已预料到,存在于人中的势力不必然与形式-人的构成发生关系,但可能别样地陷入别的复合体和别的形式之中:甚至在短时期内。人不一直存在,也将不会总是存在。为了形式-人的出现或显露,存在于人中的势力应该与一些十分特殊的外部势力发生联系。 Ⅰ. “古典的”历史构成     古典思想以其思考无限的方式意识到自己所处的位置。这是整个现实,在一种势力中,它“同样”尽善尽美,因而是可以无限提高的(无限完美),余者为限制,与限制没有两样。例如,构思力是可以无限提高的,因而人类理解力只是无限理解力的限制。...
2017-04-08
15,332
82017.04
瞄准现在的心脏:悼福柯 于尔根·哈贝马斯/文 陈通造/译         新保守主义在当代以一种对理性的激进批判的面目出现,这一批判被深深地打上了法国后结构主义的印记,引发了巨大的反响,尤其是在学生和青年知识分子之中。在这个为福柯所做的悼念致辞中,我试图显示出在这种理性批判中的批判冲动,这种冲动有时会滑入一种日耳曼式的暧昧不清之中。       福柯的去世来得如此意外而突然,以至于人们不禁会认为这种无常和残忍的偶然性也记录下了这位哲人的生活与教义。即使是从局外的角度来看,一个57岁的人的死都是一件来得过早的事情,确证了时间的无情力量——这是实际性(facticity)的力量,它不知不觉地、毫不声张地,战胜了每个人类生命千辛万苦建构出来的意义。对于福柯来说,有限性的体验成为了他哲学上的一个刺激物。他从一种斯多葛式的视角,而不是从从基督教的指涉框架出发,观察了偶然性之权力,并最终将其等同于权力本身。但是,在福柯那里,观察者执着于客观性并保持着明确的距离,这种斯多葛式的态度却和一些截然相反的要素相结合,那是一种对于当下历史时刻的现实充满激情并纵身其间的参与。       我只在1983年见过福柯一次,可能我并不十分理解他。...
2017-04-08
15,977
82017.04
我想象中的米歇尔·福柯   作者:莫里斯·布朗肖(Maurice Blanchot) 译者:肖莎     也许,友谊是许诺在身后赠给福柯的礼物。它超越于强烈情感之外,超越于思索的问题之外,超越于生命危险之外(他更多的是为别人体验到危险,而不是为自己)。作为一部亟待研究(公正的阅读)而非褒奖的著作的见证人,我坚信,不管处境多尴尬,我仍然忠实于这一份知识友谊,福柯的逝世令我悲痛不已,但它却允许我今天向他宣示这份友谊。此时,我不由想起了狄奥基尼斯·累尔提斯献给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哦,我的朋友,朋友是不存在的。”       首先做一点个人说明:我与米歌尔·福柯没有私交,且与他素未谋面,只有一次,在1968年5月风暴期间,大概是6、7月,我在巴黎大学校园里(后来我被告知他当时并不在场)针对他发表了一些言论,而他却并不清楚说话的是谁……(不管诋毁5月事件的人怎么说,那是一个精彩时刻。当其时,任何人可以对任何人匿名而客观地发表意见,面对意见,人们不予辩解,只是偶然有人声明,那人说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的确,在那些非同寻常的日子里,我时常自问:福柯为什么不在场?这个疑问,不仅给福柯的形象赋予了魅力,而且加重了那个空位的意义。对此,我曾获得一些答复,比方说“他生性有些矜持”,或者说“...
2017-04-08
11,568
202016.11
内容提要:通常人们把福柯思想分为三个发展时期:20世纪60年代的知识考古学,20世纪70年代的权力谱系学,20世纪80年代的伦理学。福柯前两个时期的思想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其80年代的思想却并没有产生相应的影响。实际上,理解福柯晚期从“权力谱系学”向“伦理学”的转折,对真正理解福柯思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认为,晚年福柯独特的权力关系的概念本身预设了某种自由的主体性概念。为了澄清这一主体性的形式到底是“客体化的主体化”还是“真正的主体化”,他必然会走向伦理的转向,这一转向转而为批判现代社会的各种权力关系提供了某种全新的可能性。 关键词:伦理的谱系学/主体化/权力关系/批判  一、福柯晚期思想中的伦理转向问题         在《性史》第一卷出版八年后,福柯在《性史》第二卷的开篇就宣告了自己思想发生了根本的“转向”。这一思想转变标志着福柯从探究“生命权力谱系学”的问题转向探究主体与真理关系的“伦理谱系学”问题,因此人们通常将这一思想转折称之为福柯思想的“伦理转向”。①            按照福柯1976年发表的《性史》第一卷以及同时宣布的六卷本的《性史》研究规划,其性质可以定性为“生命权力谱系学”...
2016-11-20
13,794
202016.11
        上世纪90年代,北大校内曾活跃着一些自发性学术团体,其中的“福柯小组”很活跃,在圈子里颇有名气。           小组的主要成员来自北大的各个院系,鼎盛时有十几人。他们聚在一起阅读福柯,讨论福柯,翻译《福柯文选》。           18年后,小组成员们早已星散各处,大多成为各自学术领域的佼佼者:李猛、渠敬东、应星、赵晓力、强世功、吴飞、杨立华、等等,都是学术界闪闪发光的名字。           12月23日,小组的三位成员相聚中国人民大学重读福柯——以“福柯的遗产——重启治理术的思考”纪念福柯逝世三十周年。时隔18年,以这样的方式纪念福柯,令当年的小组成员、人大哲学院副教授张旭颇为感慨。 未能出版的《福柯文选》           从1996年开始,留校任教的北大哲学系硕士李猛组织起一个小组专门读福柯。...
2016-11-20
14,345
202016.11
  在《存在与时间》发表二十年后,1947年海德格尔在法国发表了《关于人道主义的信》。这是二战以后西方哲学界一个重要的事件。海德格尔的《关于人道主义的信》是针对萨特前两年刚刚发表的演讲《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的。海德格尔对萨特的存在主义严厉的批判明显将他自己的存在哲学与萨特的存在主义区分开。在法国它开启了结构主义思潮对萨特存在主义的批判以及对萨特的人道主义的批判。   海德格尔的《关于人道主义的信》给整个法国哲学界带来了一个新的潮流:“反人道主义”。这场“反人道主义”思潮不同于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对“启蒙辩证法”的批判,它在法国塑造了一种“主体性之死”和“人之死”的思想态度和话语风格。福柯在1966年的《词与物:人文科学考古学》一书的结尾对现代人文主义做出了宣判,回应了海德格尔的新哲学:“人将被抹去,如同海边沙滩上一张脸的形象。”[1]显然,福柯的《词与物:人文科学的考古学》是一本典型的尼采-海德格尔式的著作,他考察了欧洲古典时代以来的三个世纪中人文科学的结构性转换在知识上对人的各种形塑方式。现代的人文知识的知识类型和话语模式不同于古典人文主义,是介于古典人文主义和现代科学之间的“半成熟的科学”。在福柯看来,现代人文知识的根基不在于古典人文主义,而在于十八世纪兴起的地地道道的关于“人的科学”。它们把人视为生物学的生命、经济学的劳动主体和语言学的能说话动物。...
2016-11-20
13,228
252016.10
    【摘要】至善本是伦理学中的最高概念,却在当代伦理学的研究中被边缘化了。我们今天重拾“至善”话题,并非要复古,也没有意愿通过定义“至善”去建构一个伦理学的理论体系和道德规范体系。相反,恰恰是为了解决当代社会所面临的道德难题,需要为行为的“应当”寻求最终依据。这样的问题意识引导我们到人生的终极目的中寻求至善。按照通说,人生的目的无外乎幸福和美德,但无论运用分析的或综合的方法,它们都难以最终定义至善。我们认为只有以“骑手与奔马”的内在统合方式才能成为至善,其内涵是完全的人。这样的“至善”并不存在于彼岸,审美活动作为人类的最高活动形态,使得“至善”的实现成为可能。     【关键词】至善  幸福  道德  完全的人  审美     牟宗三先生说:“我们平常对于‘最高善’,觉得好象在哲学史里面,在某个范围之内,有这么一个概念,至于这概念究竟代表什么问题,除了康德仔细考虑之外,以后就没有人注意了。”[1](P350)确实如此,至善本是西方哲学中的最高问题,但康德之后的西方哲学家却把这个话题给边缘化了。我们今天重拾“至善”话题,并非要复古,也没有意愿通过定义“至善”去建构一个伦理学的理论体系和道德规范体系。相反,恰恰是为了解决当代社会所面临的道德难题,去为行为的“应当”...
2016-10-25
14,205
312016.08
    启蒙运动对中世纪欧洲的社会道德进行了系统的解构、嘲弄和批判,包括歪曲地理解修道文学当中的爱情和婚姻伦理观念。     而实际的情况是,修士的守贞理想,因为批判淫乱,影响到了中世纪乃至现代西欧的世俗婚姻,教育人们珍惜夫妻间的心灵沟通和相互忠诚,帮助人们意识到真正的爱情不仅超越物质利益和家族兴衰,甚至超越男女间肉身的吸引和诱惑。     严格的一夫一妻制起源于基督教道德影响下的中世纪西欧,而在工业化和现代化之前的世界其他地区普遍实行的是一夫多妻(一男多女)的婚姻。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是,西方文化最普遍地传播于世界、并几乎被人们毫无置疑地接受的一个方面,既非它的科学技术,也不是它的政治体制,而是它的爱情观和婚姻制度。一夫一妻制是“西化”的一个典型,但是现在已经成为我们觉得理所当然的制度,并不对之思考太多。而在今天社会的一些角落,在奢靡风气影响下,所谓的“小三”、“二奶”现象,以及“嫖娼”和男女关系上的其他伤害和背叛行为,实际上在提醒我们,要建立良好社会风习,我们对爱情和婚姻是需要进行深刻、系统和认真的道德反思的。其实在法律上推行一夫一妻制度以来,我们似乎并没有从伦理和文化的角度对这一引进的、与我们的传统文化并不完全契合的制度进行过足够有力度的、系统的持续思考。在这方面进行一场有影响力的社会讨论,...
2016-08-31
12,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