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页/内容页FPSS

政治与经济
162016.10
全球性大国不是什么 作者:庞金友   【摘要】对于当代以美国为代表的超级大国,谢尔登·沃林从福利化、公司化和极权化三个层面展开深入的批判。在他看来,强势的福利国家会引发公民危机,造成公共领域急剧萎缩,致使政治被经济绑架;越界的公司化国家模糊了政治与经济的传统界限,结果经济与政治同化,公民被弱化甚至虚化;“颠倒的极权国家”则导致被删除的公民、被豁免的权限、被颠倒的极权主义、被阉割的公民教育、被无限驱动的扩张本能的出现。警惕大国发展的歧路,是沃林国家观的最大启示。 【关键词】全球性大国 福利国家  国家公司化  颠倒的极权主义   每个时代都有梦想。对于当下中国而言,大国梦、强国梦就是这个时代的梦想。梦想虽是想象之物,但总要有现实的蓝图或范本。关于何为大国的讨论随即应运而生。其实,人类历史的画卷中从不缺少大国的身影;每个大国崛起衰亡的背后必然承载着某种文明跌宕起伏的命运。从城邦时代的雅典,到帝国时代的罗马,再到“海上马车夫”荷兰,世界文明的重心从爱琴海到地中海再到大西洋沿岸一再偏移。然而,大国运势的真正变迁是伴随着“日不列帝国”英国的横空出世而发生。从此,大国不再只意味着狭窄地域内的区域强国,更代表着疆域辽阔的洲际大国。 自20世纪中叶,美国逐渐取代英国等其他欧洲诸强成为代表资社两大竞争阵营中的一方霸主...
2016-10-16
14,595
162016.10
近代西方国家观念的逻辑与谱系 作者:庞金友   【内容提要】从城邦时代到启蒙时代,伴随着国家与社会的二元分离,近代国家观念逐渐形成并确立。基于不同的价值取向和政治主张,国家被近代思想家赋予积极与消极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国家主义与无政府主义各持极端立场,分别将国家干预和社会自治推向极致,而自由主义则居中而立,既承认政府的作用,又相信社会的力量。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科学地考察了国家的形成过程,揭示了国家的阶级本质,和国家职能重新回归社会、国家消亡的历史必然性,并指出在国家消亡之前,无产阶级专政作为新型国家形式将发挥其内在作用。西方国家观念更迭的历程说明,只有适应社会发展需要、符合客观规律的国家观才是最好的国家观。  【关键词】国家观/消极国家观/国家与社会/自由主义     国家观念的演进与发展一直是政治理论的核心议题之一。历经古典时代的酝酿、中世纪的转型以及文艺复兴的推动,西方的国家观念在近代逐渐形成并确立。从理论层面探讨近代国家观念的形成过程和内在逻辑,对于厘定近代西方政治思想的价值取向,挖掘西方国家观念的个性特征,从而准确理解现代西方政治文明的内涵、正确地把握当代中国政治发展趋势具有积极的意义。 一、从古典到现代:近代国家观念的历史源流 国家观念虽然形成于近代,但在古希腊、...
2016-10-16
15,226
312016.08
西班牙的民主化:如何防止民粹主义与寡头主义的反复震荡 作者:秦晖       西班牙民主化的坎坷过程主要给人的感觉是“极左”和“极右”都很可能在这一过程中导致灾难。一个正常的民主化道路,应该是社会民主主义(美国有时叫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美国有时叫保守主义)互补,就是温和的左派和温和的右派的一种互补,或者说是民主左派和民主右派的互补。     西班牙的事情的确比较复杂。从时代来看,西班牙内战前后的这段时期,也就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实际上是全世界范围内民主自由制度受到最严峻挑战的时期。那个时候不管东方西方,在凡尔赛体系下形成的大批民主国家都发生逆转,变成不是左派专政就是右派专政。甚至原来在中世纪就有民主传统的国家,像波兰,像德国的一些小邦,在中世纪就有所谓的自由选王制,所谓的城市共和、贵族民主制度,但在那个时期也发生了专制化倾向。那个时期保留下来的民主国家很少,除了美国、英国、法国和北欧的一些地方,其他的都垮台了。有的是左派专政,像布尔什维克;有的是右派专政,像希特勒。     而且左右派专政在今天看来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20世纪初,俄国当时的总理大臣维特伯爵就讲过,黑色百人团,所谓的黑帮,俄国的极右翼,和红色百人团,所谓的红帮,极左翼,其实是差不多的,,做的事情都一样。在当时的维特看来...
2016-08-31
15,421
312016.08
经济学的逻辑预设(2) 作者:秦晖       亚当-斯密和密尔所讲的“经济人”     关于这一点,西方经济学在一提出“经济人”这个概念的时候就已经很明确。大家知道,所谓“经济人”这个概念,有人说是起源于亚当•斯密,因为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曾经提到,我们现在可以享受到饮食,可以穿到衣服,但是,这并不是因为那些厨师或者那些裁缝们大公无私,诚心的要给我们做什么奉献,其实这些厨师、裁缝,他们想的也不过就是自己赚钱。但是,由于有了市场交易,厨师和裁缝,他们即使本意只是为了自己,但是我们也通过这些行为获得了好处。比如说,穿衣吃饭的便利,这就是所谓的经济人预设。     但是,亚当•斯密并没有讲,这些厨师、裁缝,就不可能有为他人着想的可能。他更没有说,如果他们这样想了,我们反而会吃不上饭,没有衣服穿了。他并没有这样讲。他只是说,由于有了这样的交换,即使他为自己考虑,我们也可以得到服务。这就是非常典型的“先小人后君子”。     但是,亚当•斯密这样讲的时候并没有用 economic man这个词,就是“经济人”这个词。经济人这个词最早使用的是约翰•密尔,严复把他译成穆勒,约翰•密尔在1836年的《政治经济学定义及研究这门学问的哲学方法》这篇文章中,第一次提出“经济人”...
2016-08-31
15,311
312016.08
经济学的逻辑预设(1) 作者:秦晖       经济思想在西方有一个非常深厚的传统,但是,对于非经济学专业人士来说,要理解西方经济学的基本理念、基本概念是比较不容易的,而且这些概念往往会引起很多误解。     实际上,西方经济学的最根本的一个概念是这种经济学的“预设”。什么是经济学“预设”?就是在经济学的阐述中,一般都会预先假定人是争取最大化的自利的,也就是说,参与经济的人是要谋取自己利益最大化的。这就是“经济人(economic man)”或曰“理性经济人(rational economic man)”预设。     对这个预设,人们就有各种各样的评论。     比如,有些人就说,这个概念说明西方人是主张自私自利的,就是说,西方人是主张性恶论的。有时还进一步说,这是东西方之别:西方讲性恶论,我们中国文化,比如儒家文化,是讲性善论。     有时候又把它说成是主义之别。比如,说资本主义是讲性恶论的,而社会主义是讲性善论的。资本主义是讲利己的,而社会主义是讲利他的。这里头就有交叉了。因为我们知道,所谓社会主义也是从西方传来的一种思想,所以我们不好说社会主义就是东方的,是吧?     但是,...
2016-08-31
12,360
312016.08
两种尺蠖效应的互动——评全球经济危机 作者:秦晖     主题:两种危机的互动:十字路口的全球经济 时间:2009年4月11日 地点:银科大厦20层2006室 2009年4月11日,秦晖教授在燕山大讲堂做了题为“两种危机的互动:十字路口的全球经济 ”的演讲,以下为主要内容:     美国人的恶习     全球经济危机是一个大家关注的话题,那么,如果将此次危机与1929年大萧条相比,有何不同? 1929年危机的特征是投资积累过度,而导致的消费不足和生产过剩。在今天的世界上,恐怕中国发生的是这种类型的危机,我们的过剩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一直叫做内需不足。但是中国的危机没有1929年危机的破坏性那么大,因为我们的过剩,由于强大的外需被缓解了。这次由于美国的危机,外需缩减,导致我们的情况凸显出来。     而美国发生的危机,几乎是一种完全相反的危机。我们总是说自己消费不足,但在美国恰恰相反,大家都公认美国人的消费过度导致了这次危机。讲的简单一点,他们过度消费、在全球进行透支,导致信用链条的崩溃。这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一种危机。有人认为,这是福利国家的危机。大家知道,福利国家其实是对狭义资本主义的一种对抗,是一种反资本主义行为,就是通过政府行为来逆资本主义的规则而动...
2016-08-31
13,706
312016.08
转轨经济学中的公正问题 作者:秦晖       一、何谓“转轨经济学”          计划经济国家向市场经济的“转轨”,如果从利别尔曼的“利润挂帅”纲领算起,将近四十年了,从中国改革算起,已经二十多年,从东欧国家的“剧变”算起,也已十年有余。丰富的经验基础上“转轨经济学”(或曰“过渡经济学”)已成为经济学人乐于论道的话题。但什么是“转轨经济学”?似乎还不是十分明确的。为了逻辑严谨起见,采用排除法来定义,我们先看看“转轨经济学不是什么”。          转轨经济学不是转轨时期的经济对策研究。这与市场经济学不是某个商家的经营之道、 计划经济学不是某领袖的治国之策同理——虽然两者无疑有密切联系。这样讲决没有贬低转轨对策研究意义的意思。实际上我认为至少在某些时候提出对策比建立理论更重要。但从根本上讲这是两种不可比高下的思想活动:对策研究要以可行性(某种情况下甚至是“可采纳性”——可行之策但不被采纳,仍属徒劳)为基础,而学理上的逻辑性是无关紧要的。高明的策士可以对不同的决策者提出不同的可采纳对策,而这些对策在逻辑上是否一以贯之,倒属无足轻重。但转轨经济学作为一种学理,则应当强调理论逻辑的自洽,以求达到认知上的进步,...
2016-08-31
14,118
312016.08
城市化与贫民权利——近代各国都市下层社区变迁史 作者:秦晖       都市化过程中出现大量城市新移民,如何让他们在城市住下来,最终融入城市?在民主时代,或者允许贫民“自由”解决住房而容忍“贫民窟”,或者以福利国家方式消除贫民窟,成为两种基本选择,而普遍趋势是自由与福利兼有,尽管这些做法各有利弊,但今天的共识是:既不给自由也不给福利的做法已为人道的底线所不容。     真问题并非“贫民窟”而是拆毁“贫民窟”     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城市化高潮。最近我们经常听到这样一种言论,一亿四千万农民工进城,却没有出现“贫民窟”,创造了举世唯一的“奇迹”。可是接下来我觉得他就应该解释,这些人没有住在贫民窟,那住在哪呢?所有讲奇迹的人都回避了这个问题。       这些进城的农民工,他们是不是在城市买了商品房呢?估计很少。是不是住进了国家提供的福利房呢?好像也没听说过。是不是他们自己盖了一些棚户呢?好像也没有。那他们到底去了哪里,是上了天还是入了地?       现在某些人批评贫民窟,已经很少再说当代西方发达国家了,因为这些国家的贫民区,至少在建筑景观上都是很漂亮的,而棚户式的贫民窟,大概只能在发展中国家看到了。...
2016-08-31
13,241
312016.08
中国为什么长期被西方国家“透支”? 作者:秦晖       (本文为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秦晖在“大午论坛”上做了主题为“21世纪的全球化困境”的演讲实录择要)     西方左派右派都要讨好民众致高福利+低税收债务状况严重     1、美国金融危机处理方式:民众负债转化为政府负债     我想从2008年金融危机谈起。这场危机现在基本上已经过去了,但它的影响还是在延续着。这场危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知道西方原来是有左右两派的,简单点说,左派认为政府应该多给老百姓提供公共服务,建设福利国家;右派则提倡自由放任、市场竞争。他们一直有这种争论。危机一来,双方都要争取舆论正确,所以对危机就有了两种解释:左派认为出现危机因自由过分,尤其是金融监督管制不够,出现了很多问题;右派则认为因为福利搞得太多,借钱借得多,并引发债务危机等等。     这场危机首先在美国发生,后来蔓延至欧洲。有一点是共同的:都表现为债务危机,欠了一屁股债。但是美国和欧洲又有些区别:美国主要是消费者引起的次贷危机,很多人贷了款买房,由于房价下降,还不起房贷,于是引起一些连锁反应。因此,在美国的债务主要是居民消费债务;而欧洲债务危机是在2010年达到高峰,普遍叫法是主权债务危机,...
2016-08-31
13,904
312016.08
国家赔偿观念的由来与变迁 作者:庞金友   不同时期的国家观念不同,国家角色与定位也会不同,国家义务与责任也会随之变化。从某种程度来讲,国家赔偿,是现代政治发展的必然选择。   “国王无过错”   为了国家的强盛和民族的统一,君主可以不讲信用,可以不择手段,而且还可以借口“国家的理由”。只要目的是好的,君主哪怕犯了再大的错,也不应受到惩罚   国家赔偿首先意味着国家犯了错,而且国家承认自己犯了错。在国家无罪、国王无过错的古典时代,国家赔偿只是一种神话。   西方最早出现的是柏拉图的伦理国家观和亚里士多德的自然国家观。在奉行整体主义的希腊城邦时代,个人毫无悬念地消融在国家之中;离开国家的个人,非神即兽。国家本身就是正义和法律的化身,是个人存在的终极目的和意义。国王更是象征着共同体的荣耀和地位,自然不可能犯错。   到了中世纪,基督教一统天下。基督教的教义把人一分为二:一半是灵魂,归上帝掌管;一半是肉体,由国王统治。上帝是一切的主宰,国王是上帝在世俗社会的代言人。上帝不会犯错,国王也就不会犯错,国家自然也就无过错可言。   文艺复兴后,国家的神圣外衣被脱掉,马基雅维利提出权力国家观,将权力作为国家的根基。为了国家的强盛和民族的统一,君主可以不讲信用,可以不择手段,而且还可以借口“...
2016-08-31
14,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