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页/内容页FPSS

文学与艺术
172016.11
    5月16日晚,法大礼堂,莎翁经典剧目《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高潮正在上演。当心如死灰的朱丽叶含泪饮下毒酒去追随爱人的那一刻,悲戚的音乐缓缓流淌,迷蒙的光影淡淡铺洒。台下众人屏息,早已深深入戏。     这是法大众人翘首以盼的年度大戏。当它在一片掌声中落下帷幕后,片刻,又一阵如潮掌声更加热烈的响起,这掌声,是要送给这场如梦如幻的视听盛宴背后,那个不得不提的掌舵者。他一出现,便自然而然凝聚了台下所有人的目光。欢呼四起之中,他幽默睿智、浪漫动人的致辞掀起了那一晚的第二个高潮。显然,没有一个学生不爱这样的老师。     他,就是李忠实。衣着悠闲却不失风度,谈吐风趣却不失诚恳。他是选课时一课难求的老师,他是对戏剧如痴如醉的戏迷,他更是追寻自由和燃烧生命的逐梦人。 记得当时年纪小     戏剧于李忠实,是早已深入骨髓的挚爱。往事难追,匆匆一梦,曾经步履或许时有艰难,可这份挚爱却是日益沉淀,有增无减。     循着时光的印记,追溯至二十多年前,恰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中文系的他受到学校表演戏剧风潮的感染,与一群志同道合、满怀激情的年轻人一道,开启自己编戏、导戏、演戏的历程。他将那时的戏剧形容为一面旗帜,把一群有共同兴趣的文艺青年引领在一起,他们未经社会浸染,...
2016-11-17
14,080
312016.08
西方后现代音乐研究新动向 作者:毕明辉       后现代主义思潮,自2()世纪h}年代发端,经过七八十年代的多元发展,渐成规模,在90年代成为一支席卷哲学、政治学、社会学、文学、艺术等众多学科的全球性力量,极大地拓宽了西方学术研究的视野。由于后现代主义思想家多从当前社会文化现象的分析和批判入手展开言说,因而,包括音乐在内的各种当代文学艺术的生存现状受到高度重视,成为他们的主要考察对象。他们在对这些艺术门类展开解读、批评的过程中,提出了各自小同的观点和方法。这一纷繁复杂的后现代思想争鸣景观,构成了西方音乐学界探讨后现代音乐诸多问题所需寻找的理论来源,为实现后现代这一概念与音乐文化现象二者问的互动渗透奠定了基础。如果说,限于后现代主义初期发展的某些原因,导致西方音乐学界对此时代风潮的回应略嫌滞后的话,那么,2()世纪80年代以来,频频涌现的后现代音乐研究成果,尤其是9()年代里,一系列“后现代主义和音乐”专题学术研讨会在德国和美国的相继召开,则足以说明,西方音乐学界业己系统吸收后现代主义思想,将后现代主义的理论和方法全面应用于对音乐文化诸多方面的研究之上。我们看到的小仅是关于后现代音乐作为一个专题讨论的日渐深入,更看到后现代主义思潮成为推动西方音乐学研究自身发展的时代动力,为音乐学研究带来一场横扫观念领域和实践领域的深刻变革。...
2016-08-31
16,341
312016.08
 第一讲  绪  论 我爱着,什么也不说;  我爱着,只我心里知觉;  我珍惜我的秘密,我也珍惜我的痛苦;  我曾宣誓,我爱着,不怀抱任何希望,  但并不是没有幸福——  只要能看到你,我就感到满足。  ——缪塞      西方美术是与西方一系列的文化传统相联系的概念,不仅包容了西方文明的丰富内容,而且,其最为菁华的作品,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不可替代的精神食粮,具有非凡的文化能量。     西方美术主要涉及三大类型的样式,即绘画、雕塑与建筑。绘画中除了用工具图绘的作品之外,镶嵌画、版画、彩色玻璃画等均在其中。雕塑是三维的造型,有圆雕、浮雕等。建筑(architecture),原意是高的(archi)房屋(tecture)。它是与实用性关系最为密切的艺术。从其功能分,主要可用于纪念膜拜、防御守卫、消遣娱乐、居住生活和工作场所等。内部常常有图画和雕塑。很多教堂饰有雕塑、绘画、镶嵌画、彩色玻璃窗(描绘基督和圣徒的故事),宫殿亦然。     从历史的角度看,人是在理解文字之前就接触图像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对图像的把握胜于对文字的理解。恰恰相反,有时图像的读解显得尤为复杂,...
2016-08-31
15,790
312016.08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西方当代艺术心理学”,当时定谁来上这一课的时候,预先订好我来上,我还是有些犯怵,因为这题目太大了,走马观花非常快的话也不一定能讲完,所以我就想在这个周末谈得轻松一点,漫谈似的。另外,我又觉得这个课一定得上,因为北京大学有雄厚的艺术心理学讲授的历史,接触过的人可能知道,《苦闷的象征》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代表,一个日本的学者把它翻译到中国来。北大与鲁迅的渊源非常深远;另外北大的朱光潜先生的博士论文就是艺术心理学的论文;再有就是中文系的金开诚教授,70年代末文革刚结束时       在北大开授艺术心理学的课,听说听众是非常踊跃的。今天我作为晚学来续这个后弹。 艺术心理学流派非常的多,可能我们会理不清主要脉络。一个是比较明显的,就是两种倾向,科学主义倾向和人文主义倾向,这是非常明显的两个发展趋向。为什么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并行不悖,这与这个学科起源和发展有很大关系。艺术心理学,如果追溯到在西方的成形之初,必然提到一个物理学家,叫做费西纳。他在1876年发表过一个两卷本的著作《美学导论》,这就奠定了艺术心理学的基础,这个基础由于他的出身,就自然地把科学研究里的实验研究作为了一个重要的方法。比如说,关于Golden section所谓的黄金化,在费西纳的研究中就体现出来。这研究是怎么做的呢?...
2016-08-31
17,434
312016.08
     “世界美术”和国际双年展等均表明视觉美术是世界范围的现象了。美术教育、美术史和美术批评等都势头看好,而且,目前也有一些专门针对被忽视的题材、时期与国家的研究。但是,超越西方标准研究世界美术创造的前景又是什么呢,后殖民理论在用来描述非西方的美术时的局限性是什么?美术史、美术教育、美术理论和美术批评等是普适性的工具吗,或者在某种意义上它们不可避免地就是西方的东西吗2本又采用了若干思维实验的形式,以当代保加利亚、匈牙利、委内瑞拉、中国和法国的绘画作为例证。                 我可以将本文的观点用一句话来表述:我要申明,不管多元文化的美术史如何做出无懈可击的努力,所有撰写非西方文化的美术史的尝试均导致为西方的目的服务的西方化的叙述。尽管学者们有时是将信任寄托在后殖民理论上,但是对于跨文化写作的动力与理论的进一步关注也不会清除决定性的西方化的动机与概念。这不是说,西方学者就不可能对其他文化实事求是了,而是说我们的动机、方法以及我们的学术体制等都完全是西方的。    我在开始论述之前需要说明的是,我是在极为限定的意义上使用“非西方”一词的,并且,在以下的行文中努力要提供确凿的证据。我认为,就过去二百年的美术史而言,短语“...
2016-08-31
12,528
312016.08
        美术与人体似乎有不解之缘,因而,无论是古典艺术抑或先锋艺术,以人体为基喻点进行诸种创造和发挥,都是情理之中的。但是,并非一切与人体有关的作为都具有艺术的意味或者值得作为艺术的非凡业绩而留存下来。这只要提一提古希腊的残暴仪式sparagmos就足够了。根据古希腊宗教,在为酒神狄奥尼索斯而举行的仪式上,处于迷惚状态中的崇拜者们通常把一头山羊撕成碎片。据传,俄耳甫斯作为人类的第一个音乐家和诗人,他的音乐和歌声常常使他的追随者们如痴如醉,然后他们就撕碎动物,最后甚至把俄耳甫斯也撕成了碎片!依照人们对神话的常态理解,这种殃及俄耳甫斯肉体的“仪式”实在是令人发休,而且毫无疑问是反艺术的。                 联想到近期的某些“现代派”的人体“处理”及其争议,我个人觉得,有必要提到一个基本的观点或事实:依照西方某些艺术史家的说法,从一种交替更迭的发展角度看,到了上世纪的80年代,西方美术就已经进人了一种后前卫(post一avant gander)的阶段。也就是说,所谓的前卫艺术也已然是一派老态,不再是什么绝对意义上的前卫了。因而,对于那些貌似“前卫”而骨子里却并没有多少有意义的前卫艺术精神的耸人听闻的操作,实际上可以不予理会,也就是说...
2016-08-31
17,377
312016.08
       雕塑体本身似乎与周围的空间有着一种连续体,不论固体部分有多大,都与周围空间组成了一个整体。空的空间包围着它,包围它的空间作为有机体的形式,有着生命形式。———苏珊·朗格《情感与形式》雕塑是人类的一种由来已久的艺术活动。在人类社会遥远的早期阶段,它已经是一种精神指向极为强烈的对象,尽管原始人未必会有今天的人们所具有的那种雕塑的概念。不过,这些早期的雕塑无论是在规模抑或形式上都有令后世的人倍感震撼的力度以及可以久久思考的魅力。看一看英国的巨石阵(虽然未必就是今天的人所理解的雕塑),人们是不能不叹服远古时期的人们的投入与伟大的,他们营造的巨石行列不仅仅是对当时人的诸种惊人能力的一种可靠见证,而且也让后人印象深刻地重温了古代人曾经可能寄予了重要的心灵诉求的实体的崇高之美。古代的雕塑的确在当代文化生活之中依然可以占有一席独特的地位,其原因殊多。但是,人们却已经由此深刻地体认到了雕塑的一种最为本质的品行,即它如果呼应了人的内在的精神世界,并且是为这种精神世界添加了一种可以时时回味的意义,那么,它就无可争议地会成为了含义隽永的立体诗篇,而其跨越岁月的伟大力量正与此相关。事实上,雕塑的美可谓多彩多姿,难以言尽。有时,雕塑犹如引人向往的一种迷宫,似乎在展示其部分的空间特点的同时,又将人带往一个出乎意表的崭新格局,人们的感受会因之连绵起伏。有时,...
2016-08-31
16,799
202016.08
1998年5月,一支由德国艺术家组成的交响乐团访华演出,曲目为著名德国浪漫主义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的代表作品《大地之歌》。该作完成于1909年10月,首演于1911年11月20日的慕尼黑,其时马勒业已逝世。        89年后《大地之歌》的访华演出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那就是围绕该作品的创作基础中国唐诗而展开的一系列解译和确证工作。不言而喻,外国艺术家以中国为题材进行的创作本就不多,像马勒这样具体而直接引用的例子则就更少了。《大地之歌》共六个乐章,学者们一致认定第一乐章《尘世苦难的饮酒歌》源自李白的《悲歌行》;第四乐章《美人》亦出自李白之手,题为《采莲曲》;第五乐章《春天里的醉汉》则脱胎于李白的《春日醉起言志》;而第六乐章《告别》则是孟浩然《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和王维《送别》二诗拼合而成。六个乐章共用七首唐诗,问题的焦点集中在第二乐章和第三乐章之上,前者题为《寒秋孤影》,诗作者标明为TSCHANG TSI,后者《青春》作者署名为李太白,毫无疑问自然就是李白了,但无论从诗作的作者还是从诗意上都无法确认是哪首诗。在许多有关《大地之歌的欣赏辞典以及介绍性著述中,这两个乐章的唐诗歌词也被视为悬案而搁置。当时音乐会在座的国家副总理李岚清得知这一情况当即表示:“一定要尽快把德国艺术家演奏的两首唐诗搞清楚,一定。”由此,...
2016-08-20
14,080